古詩文網
當前位置:古詩詞大全>李白的詩>李白簡介

李白簡介,李白的詩

李白 簡介
李白(701~762),字太白,號青蓮居士。祖籍隴西成紀(今甘肅秦安),先代于隋末流徙西域,白即出生于中亞碎葉城(今托克馬克城)。神龍初隨父遷居綿州(今四川江油)。一說白生于蜀中。盛唐詩人。

李白少博覽百家,好擊劍游俠,亦喜游仙學道,又以“申管晏之談,謀帝王之術,奮其智能,愿為輔弼,使寰區大定,海縣清一”(《代壽山答孟少府移文書》)自任。約二十五歲左右出蜀,“仗劍去國,辭親遠游”,漫游江漢、洞庭、金陵、揚州等地。娶故相許圉師孫女,遂留居安陸(今屬湖北)。開元十八年(730),赴長安求仕,無遇而歸。二十四年后,移居任城(今山東濟寧),與孔巢父等隱于徂徠山,時號“竹溪六逸”。天寶元年(742),由玉真公主推薦,應詔人京,供奉翰林。因權貴詆毀,于三載春被“賜金放還”。出京后再度漫游河南、山東、江蘇、浙江、安徽、河北等地,“浪跡天下,以詩酒自適”(劉全白《唐故翰林學士李君碣記》)。安史亂起,人永王李磷幕府,隨軍東下。至德二載(757),永王兵敗,白系潯陽獄,坐長流夜郎(今貴州桐梓)。乾元二年(759),中途遇赦東還,流落岳陽、潯陽、宣城等地。寶應元年(762),往依族叔當涂令李陽冰,病卒于當涂(今屬安徽)。

李白是中國詩歌史上最偉大的詩人之一,與杜甫并為唐代詩壇的雙峰,真所謂“李杜文章在,光芒萬丈長”(韓愈《調張籍》),對后代詩人產生了極為深遠的影響,而杜甫則贊譽他“白也詩無敵,飄然思不群”(《春日憶李白》)。今存詩九百余首,詩風雄放奇麗,又“天然去雕飾”,將南朝以來輕艷柔靡的詩風蕩滌一盡,是陳子昂開創的詩歌革新運動的真正完成者。所作以古詩、絕句尤為擅長,明王世貞評價說:“太自古樂府,窈冥惝恍,縱橫變幻,極才人之致。”(《藝苑卮言》)李攀龍則稱他作七言絕句,為“唐三百年一人”(《唐詩選序》)。

李白一生志向高遠,性格傲岸,具有強烈的自我意識。他早年懷有濟世建功之抱負,“以當世之務自負”(劉全白《唐故翰林學士李君碣記》),然而現實與他的功名理想常常相忤,這使他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一方面,他把矛頭指向玄宗后期的政治黑暗,抒發賢士遭棄的悲憤心情,這以《古風》五十九首為代表,“言多諷興”(李陽冰《草堂集序》),并在一些詩篇中流露出一種政治失意帶來的無所歸依之感和強烈的孤獨感,如“一身競無托,遠與孤蓬征”(《鄴中贈王大勸人高風石門山幽居》),“孤云還空山,眾鳥各已歸。彼物皆有托,吾生獨無依”(《春日獨酌》),“一朝去金馬,飄然成飛蓬”(《東武吟》);但在另一方面,更多的是表現自己傲然不群、特立塵世之上的個性與胸襟,他“出則以平交王侯,遁則以俯視巢許”(《冬夜于隨州紫陽先生餐霞樓送煙子元演隱仙城山序》),或“黃金白璧買歌笑,一醉累月輕王侯”(《憶舊游寄譙郡元參軍》),或“先期汗漫九垓上,愿接盧敖游太清”(《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揮斥憂憤,縱橫馳騁,品嘗著“秀色絕世”的快意。在他的《行路難》三首、《玉壺吟》、《梁甫吟》、《答王十二寒夜獨酌有懷》、《將進酒》、《襄陽歌》以至晚年絕筆《臨終歌》等著名詩篇中,無一不展現出他那種自命不凡、睥睨宇宙的人格力量和風采。李白詩的另一重要內容,是以奇瑰之筆,描繪祖國的大好山川。他的一生,“凡江漢、荊襄、吳楚、巴蜀,與夫秦晉、齊魯山水名勝之區,亦何所不登眺”(劉楚登《太白酒樓記》),闊大、靈異、秀美的自然景色,陶冶了他豪邁特異的情操,他則在漫游登眺中寄寓了自己激蕩不寧的情懷。如《峨眉山月歌》的蜀中清思,《望廬山瀑布》的飛動氣勢,《望天門山》的碧水孤帆,《蜀道難》的雄偉險峻,《夢游天姥吟留別》的奇幻山水,《登金陵鳳凰臺》的懷古幽情,《獨坐敬亭山》的靜寂境界,《早發自帝城》的峽中猿啼等,都為歷來所傳誦,雖手法不一,風格各異,然篇篇神采俊發,顯示其超然不俗的才情。

李白詩的又一重要內容是寫情。他寫人間的男女情愛,如《長干行》、《子夜吳歌》、《烏夜啼》、《春思》、《玉階怨》、《長相思》等,清
新含婉,自然真樸,具有濃郁的六朝民歌氣息;他寫懷戀妻子兒女及思念家鄉之情,如《大堤曲》、《寄遠十二首》、《寄東魯二稚子》、《靜夜思》等,感情深摯,表現細膩生動而又意味深長;他寫朋友之情,如《金陵酒肆留別》、《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灞陵行送別》、《沙丘城下寄杜甫》、《聞王昌齡左遷龍標遙有此寄》、《哭晁卿衡》、《送友人》、《贈汪倫》等,或熱情洋溢,或戀戀不舍,或寓情于景,或遙寄同情,或摧心痛哭,或活潑歡暢,皆極其情之所至。

李白詩歌最大的藝術特點,在于想象豐富奇特,出人意表,杜甫說他是“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寄李十二白》)。在他的詩中,常常有著徜徉仙境的浪漫幻想,“西上蓮花山,迢迢見明星。素手把芙蓉,虛步躡太清”(《古風》其十九),“青冥浩蕩不見底,日月照耀金銀臺。霓為衣兮風為馬,云之:君兮紛紛而來下。虎鼓瑟兮鸞回車,仙之人兮列如麻”(《夢游天姥吟留別》),“遙見仙人彩云里,手把芙蓉朝玉京。先期汗漫九垓上,愿接盧敖游太清”(《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太白與我語,為我開天關。愿乘泠風去,直出浮云間”(《登太自峰》),表現得靈幻縹緲,光怪陸離,詩人因此有“詩仙”之稱。他的《遠別離》寫娥皇、女英的傳說,《蜀道難》寫五丁開山的神話,前人也都認為“奇之又奇”(殷瑤《河岳英靈集》),“變幻錯綜,窈冥昏默”(胡應麟《詩藪》)。他的奇特想象表現在詩句當中,往往顯得驚人的夸張:“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望廬山瀑布》),“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將進酒》),“白發三千丈,緣愁似個長”(《秋浦歌》其十五),“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贈汪倫》),“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軒轅臺”(《北風行》),“狂風吹我心,西掛咸陽樹”(《金鄉送韋八之西京》),卻最為貼切地表達了他自由奔放的激情,強化了他雄奇俊逸的整體詩歌風格。

據魏萬《李翰林集序》、李陽冰《草堂集序》,李白生前有《李翰林集》、《草堂集》,《1日唐書》本傳及《新唐書·藝文志》皆著錄其有《草堂集》二十卷,均不存。今傳北宋宋敏求所編《李太自集》三十卷。注本最早有南宋楊齊賢《李翰林集》二十五卷,清王琦輯注《李太白全集》三十六卷較為詳備。今人瞿蛻園、朱金城有《李白集校注》。

《李白全集》鏈接為:http://www.duupvw.icu/shici/zuozhe_1059/

taobao1.png

嘲王歷陽不肯飲酒

地白風色寒,雪花大如手。笑殺陶淵明,不飲杯中酒。
浪撫一張琴,虛栽五株柳。空負頭上巾,吾于爾何有。

虎丘山夜宴序

方今內有夔、龍、皋、伊,以佐百揆;外有方叔、召虎,以守四方。江海之人,高枕無事,則琴壺以宴友朋,嘯歌以展霞月,吾黨之職也,我是以有今茲虎丘之會。巖巖虎丘,奠吳西門,幸然如香樓金道,自下方而踴躍,鎖丹霞白云于蓮宮之內。會之日,和氣滿谷,陽春逼人,巖煙掃除,肅若有待。余與夫不亂行于鷗鳥者,銜流霞之杯而群嬉乎其中。笑向碧潭,與松石道舊,兕觥既發,賓主醉止,狂歌送酒,坐者皆和。吳趨所奏,云去日沒,梵天月出,萬里如練,松陰依依,狀若留客。于斯時也,撫云山為我輩,視竹帛如草芥,頹然樂極,眾慮皆遣。于是奮髯屢舞,而歡今夕何夕。同者八人,醉罷偕賦,以為此山故事。

泛沔州城南郎官湖

乾元歲秋八月。白遷于夜郎。遇故人尚書郎張謂出使夏口。沔州牧杜公。漢陽宰王公。觴于江城之南湖。樂天下之再平也。方夜水月如練。清光可掇。張公殊有勝概。四望超然。乃顧白曰。此湖古來賢豪游者非一。而枉踐佳景。寂寥無聞。夫子可為我標之嘉名。以傳不朽。白因舉酒酹水號之曰郎官湖。亦由鄭圃之有仆射陂也。席上文士輔翼岑靜以為知言。乃命賦詩紀事。刻石湖側。將與大別山共相磨滅焉。

張公多逸興。共泛沔城隅。當時秋月好。不減武昌都。四座醉清光。為歡古來無。郎官愛此水。因號郎官湖。風流若未減。名與此山俱。

與韓荊州書

  白聞天下談士相聚而言曰:“生不用封萬戶侯,但愿一識韓荊州。”何令人之景慕,一至于此耶!豈不以有周公之風,躬吐握之事,使海內豪俊,奔走而歸之,一登龍門,則聲價十倍!所以龍蟠鳳逸之士,皆欲收名定價于君侯。愿君侯不以富貴而驕之、寒賤而忽之,則三千之中有毛遂,使白得穎脫而出,即其人焉。
  白,隴西布衣,流落楚、漢。十五好劍術,遍干諸侯。三十成文章,歷抵卿相。雖長不滿七尺,而心雄萬夫。皆王公大人許與氣義。此疇曩心跡,安敢不盡于君侯哉!
  君侯制作侔神明,德行動天地,筆參造化,學究天人。幸愿開張心顏,不以長揖見拒。必若接之以高宴,縱之以清談,請日試萬言,倚馬可待。今天下以君侯為文章之司命,人物之權衡,一經品題,便作佳士。而君侯何惜階前盈尺之地,不使白揚眉吐氣,激昂青云耶?
  昔王子師為豫州,未下車,即辟荀慈明,既下車,又辟孔文舉;山濤作冀州,甄拔三十余人,或為侍中、尚書,先代所美。而君侯亦薦一嚴協律,入為秘書郎,中間崔宗之、房習祖、黎昕、許瑩之徒,或以才名見知,或以清白見賞。白每觀其銜恩撫躬,忠義奮發,以此感激,知君侯推赤心于諸賢腹中,所以不歸他人,而愿委身國士。儻急難有用,敢效微軀。
  且人非堯舜,誰能盡善?白謨猷籌畫,安能自矜?至于制作,積成卷軸,則欲塵穢視聽。恐雕蟲小技,不合大人。若賜觀芻蕘,請給紙墨,兼之書人,然后退掃閑軒,繕寫呈上。庶青萍、結綠,長價于薛、卞之門。幸惟下流,大開獎飾,惟君侯圖之。

子夜吳歌·秋歌

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聲。
秋風吹不盡,總是玉關情。
何日平胡虜,良人罷遠征。

憶秦娥·簫聲咽

簫聲咽,秦娥夢斷秦樓月。秦樓月,年年柳色,灞陵傷別。
樂游原上清秋節,咸陽古道音塵絕。音塵絕,西風殘照,漢家陵闕。

關山月

明月出天山,蒼茫云海間。
長風幾萬里,吹度玉門關。
漢下白登道,胡窺青海灣。
由來征戰地,不見有人還。
戍客望邊邑,思歸多苦顏。(一作:望邊色)
高樓當此夜,嘆息未應閑。

蜀道難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
蠶叢及魚鳧,開國何茫然!
爾來四萬八千歲,不與秦塞通人煙。
西當太白有鳥道,可以橫絕峨眉巔。
地崩山摧壯士死,然后天梯石棧相鉤連。
上有六龍回日之高標,下有沖波逆折之回川。
黃鶴之飛尚不得過,猿猱欲度愁攀援。
青泥何盤盤,百步九折縈巖巒。
捫參歷井仰脅息,以手撫膺坐長嘆。
問君西游何時還?畏途巉巖不可攀。
但見悲鳥號古木,雄飛雌從繞林間。
又聞子規啼夜月,愁空山。
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使人聽此凋朱顏!
連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掛倚絕壁。
飛湍瀑流爭喧豗,砯崖轉石萬壑雷。
其險也如此,嗟爾遠道之人胡為乎來哉!(也若此 一作:也如此)
劍閣崢嶸而崔嵬,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所守或匪親,化為狼與豺。
朝避猛虎,夕避長蛇;磨牙吮血,殺人如麻。
錦城雖云樂,不如早還家。
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側身西望長咨嗟!

古朗月行

小時不識月,呼作白玉盤。
又疑瑤臺鏡,飛在青云端。(青云 一作:白云)
仙人垂兩足,桂樹何團團。
白兔搗藥成,問言與誰餐?
蟾蜍蝕圓影,大明夜已殘。
羿昔落九烏,天人清且安。
陰精此淪惑,去去不足觀。
憂來其如何?凄愴摧心肝。

客中行

蘭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來琥珀光。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處是他鄉。

春夜洛城聞笛

誰家玉笛暗飛聲,散入春風滿洛城。
此夜曲中聞折柳,何人不起故園情。

峨眉山月歌

峨眉山月半輪秋,影入平羌江水流。
夜發清溪向三峽,思君不見下渝州。

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古人秉燭夜游,良有以也。況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會桃花之芳園,序天倫之樂事。群季俊秀,皆為惠連;吾人詠歌,獨慚康樂。幽賞未已,高談轉清。開瓊筵以坐花,飛羽觴而醉月。不有佳詠,何伸雅懷?如詩不成,罰依金谷酒數。

早發白帝城

朝辭白帝彩云間,千里江陵一日還。
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從軍行·百戰沙場碎鐵衣

百戰沙場碎鐵衣,城南已合數重圍。
突營射殺呼延將,獨領殘兵千騎歸。

渡荊門送別

渡遠荊門外,來從楚國游。
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
月下飛天鏡,云生結海樓。
仍憐故鄉水,萬里送行舟。

望天門山

天門中斷楚江開,碧水東流至此回。
兩岸青山相對出,孤帆一片日邊來。

聞王昌齡左遷龍標遙有此寄

楊花落盡子規啼,聞道龍標過五溪。
我寄愁心與明月,隨風直到夜郎西。(隨風 一作:隨君)

贈汪倫

李白乘舟將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 

送友人

青山橫北郭,白水繞東城。此地一為別,孤蓬萬里征。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揮手自茲去,蕭蕭班馬鳴。

月下獨酌·其一(花間一壺酒)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
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
醒時同交歡,醉后各分散。(同交歡 一作:相交歡)
永結無情游,相期邈云漢。

行路難·其一(金樽清酒斗十千)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盤珍羞直萬錢。(羞 通:饈;直 通 值)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
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雪滿山 一作:雪暗天)
閑來垂釣碧溪上,忽復乘舟夢日邊。
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

秋風詞

秋風清,秋月明,
落葉聚還散,寒鴉棲復驚。
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
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
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無窮極。
早知如此絆人心,何如當初莫相識。

望廬山瀑布

日照香爐生紫煙,遙看瀑布掛前川。
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

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
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 (唯 通:惟)

將進酒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杯莫停。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傾耳聽 一作:側耳聽)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愿長醉不復醒。(不足貴 一作:何足貴;不復醒 一作:不愿醒/不用醒)
古來圣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古來 一作:自古;惟 通:唯)
陳王昔時宴平樂,斗酒十千恣歡謔。
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
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靜夜思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與史郎中欽聽黃鶴樓上吹笛

一為遷客去長沙,西望長安不見家。
黃鶴樓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蘇臺覽古

舊苑荒臺楊柳新,菱歌清唱不勝春。
只今惟有西江月,曾照吳王宮里人。

獨坐敬亭山

眾鳥高飛盡,孤云獨去閑。
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只有 一作:惟 / 唯)

題東溪公幽居

杜陵賢人清且廉,東谿卜筑歲將淹。

宅近青山同謝脁,門垂碧柳似陶潛。

好鳥迎春歌后院,飛花送酒舞前檐。

客到但知留一醉,盤中只有水晶鹽。

送張舍人之江東

張翰江東去,正值秋風時。

天清一雁遠,海闊孤帆遲。

白日行欲暮,滄波杳難期。

吳洲如見月,千里幸相思。

謝公亭·謝亭離別處

謝亭離別處,風景每生愁。
客散青天月,山空碧水流。
池花春映日,窗竹夜鳴秋。
今古一相接,長歌懷舊游。

秋浦歌

爐火照天地,紅星亂紫煙。
赧郎明月夜,歌曲動寒川。

山中與幽人對酌

兩人對酌山花開,一杯一杯復一杯。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來。

江夏送倩公歸漢東

彼美漢東國,川藏明月輝。

寧知喪亂后,更有一珠歸。

宣州謝脁樓餞別校書叔云 / 陪侍御叔華登樓歌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長風萬里送秋雁,對此可以酣高樓。
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
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攬明月。(覽 通:攬;明月 一作:日月)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

金陵酒肆留別

風吹柳花滿店香,吳姬壓酒喚客嘗。
金陵子弟來相送,欲行不行各盡觴。
請君試問東流水,別意與之誰短長。

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

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

上安州裴長史書

白聞天不言而四時行,地不語而百物生。白人焉,非天地也,安得不言而知乎?敢剖心析肝,論舉身之事,便當談筆,以明其心。而粗陳其大綱,一快憤懣,惟君侯察焉。

白本家金陵,世為右姓。遭沮渠蒙遜難,奔流咸秦,因官寓家。少長江漢,五歲誦六甲,十歲觀百家。軒轅以來,頗得聞矣。常橫經籍書,制作不倦,迄于今三十春矣。以為士生則桑弧蓬矢,射乎四方,故知大丈夫必有四方之志。乃仗劍去國,辭親遠游。南窮蒼梧,東涉溟海。見鄉人相如大夸云之事,云楚有七澤,遂來觀焉。而許相公家見招,妻以孫女,便憩于此,至移三霜焉。

曩昔東游維揚,不逾一年,散金三十馀萬,有落魄公子,悉皆濟之。此則是白之輕財好施也。又昔與蜀中友人吳指南同游于楚,指南死于洞庭之上,白禫服慟哭,若喪天倫。炎月伏尸,泣盡而繼之以血。行路間者,悉皆傷心。猛虎前臨,堅守不動。遂權殯于湖側,便之金陵。數年來觀,筋骨尚在。白雪泣持刃,躬申洗削。裹骨徒步,負之而趨。寢興攜持,無輟身手。遂丐貸營葬于鄂城之東。故鄉路遙,魂魄無主,禮以遷窆,式昭明情。此則是白存交重義也。

又昔與逸人東嚴子隱于岷山之陽,白巢居數年,不跡城市。養奇禽千計。呼皆就掌取食,了無驚猜。廣漢太守聞而異之,詣廬親睹,因舉二以有道,并不起。此白養高忘機,不屈之跡也。

又前禮部尚書蘇公出為益州長史,白于路中投刺,待以布衣之禮。因謂群寮曰:“此子天才英麗,下筆不休,雖風力未成,且見專車之骨。若廣之以學,可以如比肩也”。四海明識,具知此談。前此郡督馬公,朝野豪彥;一見禮,許為奇才。因謂長史李京之曰:“諸人之文,猶山無煙霞,春無草樹。李白之文,清雄奔放,名章俊語,絡繹間起,光明洞澈,句句動人”。此則故交元丹,親接斯議。若蘇、馬二公愚人也,復何足盡陳?倘賢賢也,白有可尚。

夫唐虞之際,于斯為盛,有婦人焉,九人而已。是知才難不可多得。白,野人也,頗工于文,惟君侯顧之,無按劍也。伏惟君侯,貴而且賢,鷹揚虎視,齒若編貝,膚如凝脂,昭昭乎若玉山上行,朗然映人也。而高義重諾,名飛天京,四方諸侯,聞風暗許。倚劍慷慨,氣干虹霓。月費千金,日宴群客。出躍駿馬,入羅紅顏。所在之處,賓朋成市。故時節歌曰:“賓朋何喧喧!日夜裴公門。愿得裴公之一言,不須驅馬將華軒”。白不知君侯何以得此聲于壤之間,豈不由重諾好賢,謙以得也?而晚節改操,棲情翰林,天才超然,度越作者。屈佐國,時惟清哉。棱威雄雄,下懾群物。

白竊慕高義,已經十年。云山間之,造謁無路。今也運會,得趨未塵,承顏接辭,八九度矣。常欲一雪心跡,崎嶇未便。何圖謗詈忽生,眾口攢毀,將欲投杼下客,震于嚴威。然自明無辜,何憂悔吝!孔子曰:“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過此三者,鬼神不害。若使事得其實,罪當其身,則將浴蘭沐芳,自屏于烹鮮之地,惟君侯死生。不然,投山竄海,轉死溝壑。豈能明目張膽,托書自陳耶!昔王東海問犯夜者曰:“何所從來?”答曰:“從師受學,不覺日晚”。王曰:“吾豈可鞭撻寧越以立威名?”想君侯通人,必不爾也。

愿君侯惠以大遇,洞天心顏,終乎前恩,再辱英眄。白必能使精誠動天,長虹貫日,直度易水,不以為寒。若赫然作威,加以大怒,不許門下,遂之長途,白既膝行于前,再拜而去,西入秦海,一觀國風,永辭君侯,黃鵠舉矣。何王公大人之門,不可以彈長劍乎?

任城縣廳壁記

風姓之后,國為任城,蓋古之秦縣也。在《禹貢》則南徐之分,當周成乃東魯之邦,自伯禽到于頃公,三十二代。遭楚蕩滅,因屬楚焉。炎漢之后,更為郡縣。隋開皇三年,廢高平郡,移任城于舊居。邑乃屢遷,井則不改。魯境七百里,郡有十一縣,任城其沖要。東盤瑯邪,西控巨野,北走厥國,南馳互鄉。青帝太昊之遺墟,白衣尚書之舊里。土俗古遠,風流清高,賢良間生,掩映天下。地博厚,川疏明。漢則名王分茅,魏則天人列土。所以代變豪侈,家傳文章。君子以才雄自高,小人則鄙樸難治。況其城池爽塏,邑屋豐潤。香閣倚日,凌丹霄而欲飛;石橋橫波,驚彩虹而不去。其雄麗坱圠,有如此焉。故萬商往來,四海綿歷,實泉貨之橐籥,為英髦之咽喉。故資大賢,以主東道。制我美錦,不易其人。

今鄉二十六,戶一萬三千三百七十一。帝擇明德,以賀公宰之。公溫恭克修,儼碩有立。季野備四時之氣,士元非百里之才。撥煩彌閑,剖劇無滯。鏑百發克破于楊葉,刀一鼓必合于《桑林》。寬猛相濟,弦韋適中。一之歲肅而教之,二之歲惠而安之,三之歲富而樂之。然后青衿向訓,黃發履禮。耒耜就役,農無游手之夫;杼軸和鳴,機罕顰蛾之女。物不知化,陶然自春。權豪鋤縱暴之心,黠吏返淳和之性。行者讓于道路,任者并于輕重。扶老攜幼,尊尊親親,千載百年,再復魯道。非神明博遠,孰能契于此乎?

白控奇東蒙,竊聽輿論,輒記于壁,垂之將來,俾后賢之操刀,知賀公之絕跡者也。

夏日山中

懶搖白羽扇,裸袒青林中。
脫巾掛石壁,露頂灑松風。

送友人入蜀

見說蠶叢路,崎嶇不易行。
山從人面起,云傍馬頭生。
芳樹籠秦棧,春流繞蜀城。
升沉應已定,不必問君平。

長相思·其一

長相思,在長安。
絡緯秋啼金井闌,微霜凄凄簟色寒。
孤燈不明思欲絕,卷帷望月空長嘆。
美人如花隔云端!
上有青冥之長天,下有淥水之波瀾。
天長路遠魂飛苦,夢魂不到關山難。
長相思,摧心肝!

登金陵鳳凰臺

鳳凰臺上鳳凰游,鳳去臺空江自流。
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二水 一作:一水)
總為浮云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

九月十日即事

昨日登高罷,今朝更舉觴。
菊花何太苦,遭此兩重陽?

與夏十二登岳陽樓

樓觀岳陽盡,川迥洞庭開。
雁引愁心去,山銜好月來。
云間連下榻,天上接行杯。
醉后涼風起,吹人舞袖回。

長干行二首

妾發初覆額,折花門前劇。
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
同居長干里,兩小無嫌猜。
十四為君婦,羞顏未嘗開。(未嘗 一作:尚不)
低頭向暗壁,千喚不一回。
十五始展眉,愿同塵與灰。
常存抱柱信,豈上望夫臺。
十六君遠行,瞿塘滟預堆。
五月不可觸,猿聲天上哀。(猿 一作:鳴)
門前遲行跡,一一生綠苔。
苔深不能掃,落葉秋風早。
八月蝴蝶黃,雙飛西園草。
感此傷妾心,坐愁紅顏老。
早晚下三巴,預將書報家。
相迎不道遠,直至長風沙。

憶妾深閨里,煙塵不曾識。
嫁與長干人,沙頭候風色。
五月南風興,思君下巴陵。
八月西風起,想君發揚子。
去來悲如何,見少別離多。
湘潭幾日到,妾夢越風波。
昨夜狂風度,吹折江頭樹。
淼淼暗無邊,行人在何處。
北客真王公,朱衣滿江中。
日暮來投宿,數朝不肯東。
好乘浮云驄,佳期蘭渚東。
鴛鴦綠浦上,翡翠錦屏中。
自憐十五馀,顏色桃李紅。
那作商人婦,愁水復愁風。

行路難·其二

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
羞逐長安社中兒,赤雞白雉賭梨栗。
彈劍作歌奏苦聲,曳裾王門不稱情。
淮陰市井笑韓信,漢朝公卿忌賈生。
君不見昔時燕家重郭隗,擁篲折節無嫌猜。
劇辛樂毅感恩分,輸肝剖膽效英才。
昭王白骨縈蔓草,誰人更掃黃金臺?

西施 / 詠苧蘿山

西施越溪女,出自苧蘿山。
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顏。
浣紗弄碧水,自與清波閑。
皓齒信難開,沉吟碧云間。
勾踐徵絕艷,揚蛾入吳關。
提攜館娃宮,杳渺詎可攀。
一破夫差國,千秋竟不還。

鸚鵡洲

鸚鵡來過吳江水,江上洲傳鸚鵡名。
鸚鵡西飛隴山去,芳洲之樹何青青。
煙開蘭葉香風暖,岸夾桃花錦浪生。
遷客此時徒極目,長洲孤月向誰明。

玉真公主別館苦雨贈衛尉張卿二首

秋坐金張館,繁陰晝不開。
空煙迷雨色,蕭颯望中來。
翳翳昏墊苦,沉沉憂恨催。
清秋何以慰,白酒盈吾杯。
吟詠思管樂,此人已成灰。
獨酌聊自勉,誰貴經綸才。
彈劍謝公子,無魚良可哀。

苦雨思白日,浮云何由卷。
稷契和天人,陰陽乃驕蹇。
秋霖劇倒井,昏霧橫絕巘。
欲往咫尺途,遂成山川限。
潈潈奔溜聞,浩浩驚波轉。
泥沙塞中途,牛馬不可辨。
饑從漂母食,閑綴羽陵簡。
園家逢秋蔬,藜藿不滿眼。
蟏蛸結思幽,蟋蟀傷褊淺。
廚灶無青煙,刀機生綠蘚。
投箸解鹔鹴,換酒醉北堂。
丹徒布衣者,慷慨未可量。
何時黃金盤,一斛薦檳榔。
功成拂衣去,搖曳滄洲傍。

聽蜀僧濬彈琴 / 聽蜀僧浚彈琴

蜀僧抱綠綺,西下峨眉峰。為我一揮手,如聽萬壑松。
客心洗流水,馀響入霜鐘。不覺碧山暮,秋云暗幾重。

南軒松

南軒有孤松,柯葉自綿冪。
清風無閑時,瀟灑終日夕。
陰生古苔綠,色染秋煙碧。
何當凌云霄,直上數千尺。

鳳凰曲

嬴女吹玉簫,吟弄天上春。
青鸞不獨去,更有攜手人。
影滅彩云斷,遺聲落西秦。

清平調·其三

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
解釋春風無限恨,沉香亭北倚闌干。

宣城見杜鵑花 / 子規

蜀國曾聞子規鳥,宣城還見杜鵑花。
一叫一回腸一斷,三春三月憶三巴。

秋下荊門

霜落荊門江樹空,布帆無恙掛秋風。
此行不為鱸魚鲙,自愛名山入剡中。

古意

君為女蘿草,妾作菟絲花。
輕條不自引,為逐春風斜。
百丈托遠松,纏綿成一家。
誰言會面易,各在青山崖。
女蘿發馨香,菟絲斷人腸。
枝枝相糾結,葉葉競飄揚。
生子不知根,因誰共芬芳。
中巢雙翡翠,上宿紫鴛鴦。
若識二草心,海潮亦可量。

《李白詩詞全集》

李白生平

年少有為  李白少年時代的學習內容很廣泛,除儒家經典、古代文史名著外,還瀏覽諸子百家之書,并“好劍術”(《與韓荊州書》)。他很早就

李白主要成就

詩詞成就  李白的樂府、歌行及絕句成就為最高。其歌行,完全打破詩歌創作的一切固有格式,空無依傍,筆法多端,達到了任隨性之而變幻莫測、搖曳多姿的神奇境界。李

李白家庭成員

家人  據《舊唐書》記載,李白之父名叫李客,為任城尉。母,無記載。

妻子  1.許氏,(原名許紫煙)結發妻子,高宗時

李白軼事:黃鶴樓擱筆

  在黃鶴樓公園東邊,有一亭名為“擱筆亭”,亭名取自“崔顥題詩李白擱筆”的一段佳話。唐代詩人崔顥登上黃鶴樓賞景寫下了一首千古流傳的名作:“昔

李白生死考證

  上世紀90年代,吉國考古學家曾在碎葉城遺址進行發掘,除了許多佛教文物,他們還發掘出一塊唐代石碑,其上有“安西都護府侍郎李某……”字樣,這又進一步證實了郭沫若最早考證的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duupvw.icu,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詩文網 | 唐詩三百首 |宋詞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辭賦精選 | 詩詞名句 | 古典文籍 |
香港免费马料开奖结果